最近,一位叫梁田的91岁老太做了一项壮举!她将一批珍藏近百年的照片、证书赠给省档案馆!其中还包括一幅国立第一中山大学第一届毕业同学合影!

  这位老人家15左右,身材较为瘦小,看上去与长跑冠军沾不上边。但正是她,为中国田径立下赫赫战功。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话题一谈到跑步,梁田总是两眼放光乐不可收。她还告诉记者,解放初期在部队,出门都是骑马的,而自己天性很调皮,在中山大学念书时没马骑,但是骑过牛!她还取出一张老照片作为凭证,看完照片两眼笑得连一条缝都不留。

罕见国立第一中山大学第一届毕业同学合影亮相

在梁田的家里,一堆老照片中有一张卷曲的长条状泛黄照片卷,这是一幅清晰度非常高的91年前国立第一中山大学第一届毕业同学合影,是迄今罕见的老国立中山大学校史见证照片。

65位毕业生站成一排,其中靠右有11位穿着颇具时代特征的女性,最右边的就是梁田的妈妈叫做潘淑仪,1896年出生,是当时广州十三行行商潘振承后裔的一个三兄弟的二十三小姐。

首次参加长跑就拿奖 照片还挂在北京路

广州环市长途赛跑让我爱上田径。梁田说。1944年元旦,看到广州街头环市跑萌生了加入其中的念头。1945年,还在读高三的梁田首次参加了只有一个女子参赛的广州环市长途赛跑。那一次全程11000米,起点中山纪念堂,终点在文化会堂前(今市一宫),参加人数70多人。比赛结果:男子组冠军姚善(人力车工人),成绩42546,女子组只有广州市第一中学的学生梁钿媏(即梁田原名),成绩6535秒。

最好玩的是,那一届就一个女子参赛主办方还特别为我设置一个特别奖,有奖杯也有奖旗。广州最老牌的艳芳照相馆还上我家借走奖品,连同获奖照片挂在繁华的北京路照相馆门面大玻璃柜,一下子我成了广州名人了。”“那一年,抗战胜利中山大学恢复招生,我考入了中山大学师范学院体育系。大学期间,我经常每天坚持跑步:从现在的五山一直跑到沙河再折回,还在19471948连续两年参加了广州环市长途赛跑,并获得冠军。

战绩显赫:两次刷新女子800米全国纪录

就在梁田大学即将毕业的1949年,当时广东中山县五桂山游击区招收知识分子,梁田报名参加了,地下学联为这批青年学生安排一条秘密线路:从广州到香港,最后辗转偷渡到五桂山,7名同行都是来自广东各地的学生。从此,梁田跟着部队天天行军转移,长跑的功底派上用场。1949年,游击队改编成了解放军。1951年,梁田作为长跑队代表随解放军体育代表团参赛捷克斯洛伐克建军节体育运动会,成为建国后第一个出国参加国际比赛的中国女子田径运动员。1952年,梁田又代表空军参加了八一建军节运动会。后来,梁田入选了八一田径队和国家田径队。

记者在这批文物档案记录中看到,1953年,梁田以53503的成绩创造了女子1500米的全国纪录,这是该项目第一个全国纪录;之后,梁田又两次以238秒和235秒刷新女子800米全国纪录。在苏联专家的推荐下,1954年,梁田进入中央体育学院,成为新中国首批女体育研究生,专攻体育理论和田径专业知识。1957年毕业后,她进入国家田径队担任教练。1963年,梁田调回广州,在广东体育科学研究室从事体育科研和理论工作。在广州,梁田的主要工作转向了体育理论研究,1983年,梁田撰写了《中国田径发展简史》一书,记录了1981年以前的中国田径运动发展史。从1987年到1997年,梁田主持编写了50万字的《中国体育大辞典》田径分册。2014年,梁田担任副主编编撰的《中国田径运动史》出版。

退休30多年未间断对中国田径的关注研究

作为对一段历史的补充,我调查发现,广州是一个具有传统群众性长跑活动的城市,从1930年至1948年,广州市一共举办过14次环市赛跑。新中国成立后,传统群众性长跑至今仍持续开展。”91岁的梁田至今退休超过30年,她从未停止过对中国田径的探索和研究,至今仍保留着每天坚持锻炼的习惯。这30年间,她不间断参与各种体育专著的编撰,为后人留下宝贵的体育理论财富。2016年,梁田被全国理论研究会授予田径资料资深专家称号;2017年,在《田径》刊登《第31届奥运会田径比赛观后感》获得一等奖。


1.jpg

19276月国立第一中山大学第一届毕业同学合影

2.jpg

梁田1947年冬在中山大学女生宿舍门口骑牛

3.jpg

广东省档案馆收集整理部工作人员在梁田家征集档案。(王东超摄)


(原文刊登于广州参考,作者黄丹彤,广东省档案馆网站采编整理。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广东省档案馆网站联系。)